琬蓁蓁

周叶/喻黄/忘羡/冰秋/花怜/lol/青黄/赤黑

采采卷耳(2)

#2
人间的天向来是由雷霆司掌管的,正主司高兴了就晴天,不高兴就说不定是什么天。可在肖时钦不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他面容和善,但精于算计,是天庭中四大上神之一,外加上算的一手好卦,十分招女仙子们喜爱。
时钦上神不喜外出多走动,一年中也不见得几天要去别的司转一转,就算是有人用大面子请了他,也呆不了多久,就归心似箭地回府——正好与叶修相反,他就爱去蓝雨司找天君——所以要找他,直接在雷霆府上喊他大名便可。若实在是点背,赶上了上神不在,那等一会子他也是会急匆匆赶来的。他最怕麻烦别人,等他也不行。
在叶修知道了自己姻缘的第二天,他就去找了肖时钦。随手诏起千机伞,御伞而行。没多久,便是到了雷霆府前。
叶修收了伞,啧啧道:“这天上还真是方便啊。”一抬头,郑轩怪异的脸出现在面前。
叶修挑了挑眉:“你来干嘛啊。”
郑轩说:“时钦上神会算卦,怎的不能来了?话说上神你,你来做什么。”
在叶修就是叶秋这件事让整个天庭都知道了以后,仿佛谁看他都怪怪的了。以前说叶修无人知道,现在一提叶修,全天庭,见过他的没见过他的,都能想到一个不正经的神仙穿着风格迥异的战袍,拿着一把形状莫辨的伞,一边到处嘲讽,一边深入民间打从天上遗落的怪来积功德的事。众人躲他都躲不及。再与先前神秘莫测从来不露面的一叶知秋的形象比较一番,论谁都不能用平和心来对待他了。除了君上。当然这点也让雅礼上神很不满:“你们怎么这么熟。”
“我?你难道不知道时钦上神说我的夫君是轮回正主司的事吗?”
“好吧。就算这样。”郑轩耸了耸肩,毫无兴致地回道。
看来这件事传的很广啊,郑轩反应都这么平常的样子。叶修想着,嘴上也不停,回问了一句“你呢?”
谁想到郑轩突然脸红,眼睛都不往叶修身上看,四处乱飘,嘴也不灵活起来,“你你你你你,你问什么问。无非是,就是一些,一些年轻人都会问的,姻缘啊什么的。你年轻的时候难道没求过?”
叶修无语,那些孩子把肖时钦当成什么?还算姻缘。
“时钦上神很忙的,不要妄想他能给你指点一下这方面的迷津。还有,我现在也很年轻。”
郑轩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看见叶修脸色微微变了,也没有再说话。转过身去,瞧见了肖时钦的身影。
肖时钦从老远就看见了叶修拿着千机伞的影子,他汗毛都立起来了,心想着这活阎王到自己家门前是要做什么,又不是有怪物要打。但是转念他就明白了,叶上神应该是来问自己的小夫君的事吧。他微微颔首,小跑过去。
“叶上神,问轮回的事?”肖时钦捏了一个小诀打开了雷霆府司的门。
“对啊。你帮我算算吧,什么时候下凡能见到他?”叶修不客气地先走过了门,再回身等肖时钦。
至于郑轩弱弱的一句“你们忙吧我先走了”早就被风吹散在空中了。可能是风神飞廉,也就是张新杰上神最近心情不好吧,郑轩默默地想。
肖时钦走到一个石桌前,先请叶修坐了下来,自己再坐在叶修对面。他面上多了几分凝重:“上神,你现在下凡,就能看见他了。只是有一点,你要注意。”
叶修表面淡定,内心更加淡定。“什么。”
“他本不是凡人,你别太欺负他了,到时候飞升了找你报仇来。”时钦上神一脸到时候谁也保你不住的表情。他想到了自己那天算叶修的命是看见的东西,脸上的同情更甚。欲言又止,止了又欲。

这个眼神是在看谁呢,啧,小屁孩。

“哦,谢啦时钦。每天算命也挺累的吧,早点儿找个雷霆夫人啊。”

你谢我还这么损我,真心的吗叶上神?
“上神现在就去凡间?”
“没准。别告诉陈果,最好是谁也别告诉,苏沐橙也不行。”
#3
凡间。晋国。
战国末期,秦晋之好早已成了过去的过去,秦国吞并六国之心渐渐显露。军事力量上乘的秦,和雄才诸侯多出的晋,势同水火。妇孺们被战争的苛税折磨地痛不欲生,还要接受年老的父亲和刚十几岁的儿子都被征走的痛苦。母亲坐在石阶上空盼,流干了眼泪,流干了希望。可天下分了太久,定时要合的,任何人物都无法阻挡历史的前进。
叶修叹了口气,捏诀变成了晋公幕僚的样子,准备进宫。
路上萧条,不再有大胆年轻的女子向他掷花,也没有人偷偷看他。小商小贩早就收摊。有的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家家门都紧闭着,破败,荒凉。好像没有人居住。
“何为者?”后方有士兵的声音。(你是谁,干什么的?)
“王幕僚也。正欲见王。”(晋公的幕僚啊,正打算去看国君呢。)
“未能有二。今有秦内奸留于城内,巡查甚严,汝知否?”(下不为例。现在有秦国内奸在城里,巡查很严,你知不知道?)
“原如是。生病于家,未曾知。”(啊,原来如此。我前几天病了在家里呆着,不知道这事儿啊。)
“然,方我所想。速去。”(跟我想的一样。赶紧走赶紧走。)
叶修赶紧跑了。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都城也是这么凄凉一片,跟死人地一样。
入了宫见到了晋公。晋公正与一群幕僚争吵着,时不时扶额,或叹息几声。
晋国抵不过秦国的,叶修想。从一开始就能预料到的。芈月之后的几代秦国国君,都是狼子野心,又有雄才大志,秦国的实力早就不再是以前。更何况,一个张仪就能相当于兵马五万。几个谋略下来其他的不团结的还在纠结自己的利益的小国根本无法反抗。燕国,韩国,赵国,晋国,齐国,楚国,还有小小魏国,都会是秦国版图的一部分。
苏秦也是该名留青史的,可惜,这代晋公不如晋文公的霸气了。
该为自己找个归宿了,不然就自己这羸弱书生的形象,刚下凡就被弄死了,回到天庭岂不是被人笑话。连夫君的面都没见到,怎么能轻易的赔在晋国身上。
“王,臣归。”(大王啊,我回来了。)
“子何谋有?”(哎呀妈呀你可终于回来了,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使秦国。”(出使秦国。)
良久。
“可。今日使。必携帛回。”(行吧。今天就去,一定要把停战协议带回来啊!不带回来你也不用回来了。)
(解释 帛此处指停战协议之类的.我历史不好 就当这个意思....喜欢周叶 不想停更)

由于我期中考炸 所以 暂停 寒假再说

采采卷耳(1)

#序1
学士念着“采采卷耳”,评道:“这是多么痴情的女子,在等待丈夫归来。爱情啊,叫人生死相许。”
风流才子念着“不顷盈筐”,叹道:“若能得一位佳人如此深恋,复何求!”
随着卷耳花在春风中舞动的,是一缕缕可见的情思,穿越几千年的时光,让后世多少人为之叹惋,念的一句痴情人而已。
都说那女子痴情,千里寻夫。
可我告诉你,此诗是男儿书写,如何?
#序2
如今的天庭,望舒上神是天君,望舒,便是蓝雨司的黄少天副主司了。
从开天辟地以后,世间便分成了两部分,天庭和人间。生活在前者的,保留了洪荒给予的神力,神力多些能渡过天劫的,就有了封号成了上神。望舒上神所属的蓝雨司,是他在人间的寺庙名字,说白了只是一个收集他在人间收到的烟火功德再发放的中转站而已。
类似蓝雨司的司有很多,但有的是有特定指向的,如嘉世司就是负责武力值的军司,轮回司负责主管人间轮回。
人间和天庭可以互通,神仙可以去人间渡劫或者是游玩一番,凡人也可以因众意所归飞升到天庭做个小仙。
他们就这样遇见。
#楔子
他说“等一年桃花开,见卿一颜。”
他说“你是我今生必定的牵挂。”
他说“陪你走过五十年。”
他说“就当是我贪心也罢。”
他说“想看着你长大。”

我说:“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1
鸢梨亭此名清凉温柔,可天君偏要赐予了海棠花仙。倒不是说此处定要给鸢尾或梨花仙居住才好,而是,海棠花仙,是个男仙。
叶上神换了新居处,却一点反应也无,没有高兴没有激动,也没有因为被赐予“鸢梨亭”而生气,还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他让自己的小徒弟知会了一下,那小包子便乐冲冲地去帮他搬家了。他天生不能喝酒,自己又认为换居处这种事没什么必要让众仙聚在一起对他说“乔迁恭喜”,所以对外说叶上神因乔迁事宜众多心力交瘁,不宜见人。了解他的神仙知道他那性子,便依了他了。
却有一位神仙叶上神是怎么都避免不了听她唠叨的。
叶修听见鸢尾仙同他说道:“天君看你的姻缘,貌似是和一个男上仙呢!奇怪的是,关于这个男上仙,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不知是什么时候才能飞上来与你成亲……”
叶修正把玩着一柄长矛,是从人间取来之物。三年前他一时兴起,只跟天君说了一声就去了人间,化成了个晋国谋士,跟随着晋公上了次战场。笨拙的战车和需费力才挥得起的长矛深深地吸引了叶修。不比天庭上一挥袖子就仙力横飞,一捏诀就变出武器的打法,人间的士兵大喊着就向前冲,再乒乒乓乓磕碰一阵,胜负就分晓了。他生来就是喜欢这些“的,和那位“不学无术”的天君一样,每次两人一见面,就要研究从各地收来的武器许久,还要探讨上一阵天上的阵法,地上的兵法。以至于天君的夫君——雅礼上神对此颇为不满——“叶上神,以后请少点儿来找少天。”叶修对此表示:“有夫君了不起?”
这柄长矛的主人不知是谁,他不会在历史上留下任何姓名,也不值得历史为他叹息,仅仅是为政治的战争而死了,仅此而已。想到此处,叶修的手上微微用了力,摩挲了两下矛的下半截,虽然只是残缺的下半截,真正的下半截不知道又是在哪个小人物的身体里流着,腐烂,消散。
“哪个司的也瞧不见?”叶修没有看向鸢尾仙陈果,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仿佛四海八荒第二个即将有夫君的男上仙不是他一般。
陈果被他的样子气得不轻,愤愤地一跺脚,不情不愿地答道“轮回司。就只知道这么一点了,剩下的什么都不知道。轮回里的副主司江上仙一直不肯接受天君的赐位,就是因为雷霆司的时钦上仙算说轮回的正主司还没有飞升成上仙。你说,那位轮回正主司,是不是就是你的姻缘啊,叶修,叶修,叶修!这可是你的姻缘啊,为什么我跟着你干着急!”
“就是啊,你怎么跟着我干着急。”叶修还在瞧着他手里的矛,连看都不看陈果一眼。
陈果又被他的样子气的够呛,哼了一声便走了。临走时还念叨着:“我怎么请了一个这样的上神来兴欣......”
叶修的手一顿,将断矛放在了面前的仙桌上,嘴角微微勾起一笑。
那真是好久之前的事了呢。

很久很久之前,久到叶修自己都要忘记了。天庭第一司嘉世司将叶秋的府邸令牌放在他面前,无声告诉他:“现在的嘉世,不需要洪荒时期的老将了。”嘉世监察官,叶秋曾经的朋友,纵容刚飞升不久的孙翔抢过他的令牌,纵容那一句“有些人就是老了,不中用了”。
叶修最后摸了摸令牌的边缘时候,感受到他因为年岁太久,已经有一些破损了。这张卡里有着自己巅峰时期的一切回忆。带领着嘉世司接连三年大败魔君,让嘉世司天庭军司的地位更加不可撼动。
是舍不得吗,可能是吧。他天生厌弃家族的宁静致远训言,平稳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他喜欢战火纷飞,喜欢看滚滚黄沙,喜欢扬鞭策马,听风在耳边歌唱。而在他因为这种性格而不知归处时,嘉世司建立了,他偷了弟弟叶秋的令牌,打扮成家中的小厮从叶府逃出,进了嘉世。他年轻气盛,仙法又高,带领自己的属下正面对上魔族的魔君,接连三胜。他是第一位军司上神级,他一直用的一叶知秋的表字,也曾经贯彻整个天庭。如今,这字,却是要给别人用了。一叶知秋背后的含义,也要随着他的退出而消散大半了。
接着他跑到嘉世司府的对面一条街上找了一家仙器收藏馆,召集了一些志趣相同的人,再立军司。
这个军司,便是鸢尾仙为监察官的兴欣了。
———————————————————————————
今天蓁蓁我期中考试... ...醒了就在写文章啦 还有一篇
我爱周叶~

11月周更 预告 #周叶
“你就是我的姻缘?”
“嗯.”

十一月.不定期.